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10

Could new research on visual imagination one day let computers tap into our dreams?

Brain-Computer Interface Eavesdrops on a Daydream Could new research on visual imagination one day let computers tap into our dreams? By MARK ANDERSON / OCTOBER 2010 Image: Warner Bros. Entertainment 27 October 2010—New research, which will be reported tomorrow in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兴趣 | Leave a comment

揭开IT黑幕

来源:IT时代周刊 2006年:“中国芯”造假 中国是电子消耗大国,也是一个缺“芯”的国家,我国所用芯片80%依赖进口。为此,中国产业界高呼:芯片设计是芯片业的龙头,应大力发展芯片设计,实现设计产业化,国家专门发布了扶持中国集成电路产业的“18号文”。然而,汉芯造假和方舟骗局的相继被揭露,重重地给了科技界和学术界两记闷棍。 “18号文”下发不久,“汉芯1号”即问世(2006年1月),它曾被视作“中国芯”而令产业界骄傲。因为它“接近国际先进技术,在某些方面的性能甚至超过了国外同类产品”。 但真相却是,“汉芯”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局,其始作俑者、原上海交通大学微电子学院院长陈进不仅盗取摩托罗拉的设计源代码,还将买来的芯片打磨后毁灭原有标识,并召开新闻发布会来蒙骗媒体和公众。陈进这么做,就是为了骗取国家上亿元拨款。更荒唐的是,汉芯的研发时间不足1年,研发团队不过两三人,参与评审的专家组居然认可了这种“完全不可能”之事,也未能识别出“汉芯”的真假,最终让一块不能工作的假芯片通过了鉴定。 汉芯造假案被揭露后不久,“方舟事件”又大白于天下。2001年4月,号称中国第一片自己设计的嵌入式芯片“方舟1号”横空出世。然而,在得到各种政策以及资金的支持之后,方舟科技前董事长李德磊却突然将“方舟芯片”斥为狗屎,宣称做嵌入式芯片没有市场,搁置了这一项目。他挪用国家科研基金所建造的方舟大厦却拔地而起。 当真相大白,人们愤怒地谴责陈进和李德磊之时,科研领域的学术之风更发人深省。 审计部门数据显示,科研系统转移、挤占、挪用科研经费居高不下,违规出借、对外投资甚至炒股者大有人在,国家下拨的研发经费养肥的是一批贪婪的“科研蛀虫”。 学术论文抄袭、假“基因皇后”、恒基伟业光能手机等科技造假、学术欺骗现象近年来在国内呈不断上升的趋势,这无不表明中国高科技行业制假到了必须“严打”的时刻。 2006年:寻找制造病毒黑金的黑手 当看到“熊猫”对着你烧香,“灰鸽子”向着你飞来的时候,你可以投降了,你的电脑已经变成一只任人宰杀的“肉鸡”。此时的“熊猫”和“灰鸽子”,不是国宝,不是天使,是病毒。 早期的病毒缔造者不过是为了炫耀编程技术的高明,图的是浮云一般的虚名,但当他们把目的转变为获取非法利益时,事件的性质就变得恶劣了。 2006年底,“熊猫烧香”在一夜之间使百万台计算机遭毒手,在前后不到3个月内,直接造成的经济损失就达上亿元,一举拿下“2006十大计算机病毒之首”的“桂冠”。“灰鸽子2007”更让人胆战心惊,据统计,当时中国每10台带毒电脑中,至少有一台内藏“灰鸽子”。 此后1年间,国内互联网出现了这些敏感词,木马、肉鸡、灰鸽子……它们的曝光率日渐提升,严重威胁到越来越多网友的隐私或财产,危及网络安全,导致网络出现大片恐慌。 只要形成了产业,病毒制造就是一个暴利行业。据称,找到一条好病毒,运作机构每年即能轻松赚来上千万元,差一点的也会有几百万元。因此,在高额利润的驱使下,想利用病毒获取利益的人逐渐地聚集到了一起,形成了一条产销分工明确的灰色产业链——制造、贩卖、传播、使用,把一连串的代码变成真金白银。而在病毒的传播过程中,背后都有组织化、规模化、公开化的团伙在幕后推动,数量庞大的团队成员分工明确,各司其职。 面对病毒的肆虐,杀毒厂商在其中的角色颇为微妙,一边时刻警惕新病毒的侵袭,一边颇为被动的反制使得杀毒软件厂商打得十分费力,但却又不得不承认,网络病毒的高发造就了杀毒软件商业上的辉煌。 谁是制造病毒黑金的黑手?谁又是帮凶,答案不言自明。 2007年:电视直销骗局 电视直销差点因行业诚信问题毁于一旦。 在2005~2006年的消费投诉中,有关电视直销的投诉高达2000件。进入2007年,电视直销商品的质量问题更加突出,随着“藏秘排油”减肥茶、“锅王胡师傅”无烟紫砂锅和“波丽宝”等产品质量问题爆发,电视直销的诚信度降至冰点。 电视直销被西方国家称为引领“第三次销售革命”的朝阳产业,在欧美日韩等地,电视直销行业很发达,且都规范有序。电视直销于1992年进入中国,1998年达到高潮,国内28个省市的数百家电视台开播这类节目。此后,随着一些急功近利者的介入,整个行业变得混乱不堪。这些人把精力和资金都放在产品包装以及广告创意之上,通过卖力表演、夸张宣传来蛊惑人心,伪科技、假品牌、“三无”产品充斥其间,结果是,“甩脂机”不仅没甩掉脂肪,反而甩歪了女士的节育环,让高龄女士意外怀孕;号称无油烟、不沾锅的“锅王胡师傅”竟然是一口“毒锅”…… 从业者杀鸡取卵式的运作,让曾经红红火火的日子好景不长,橡果国际、七星购物等都出现连续亏损。2008年,橡果国际净运营损失1.4亿多元。其未经审计的2010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期内亏损260万美元。七星购物的日子也很艰难,自2006年借壳上市以来,一直深陷亏损的泥潭。 一个失去诚信的产业,注定没有未来。这也意味着,中国电视直销业的竞争,实际上是一场去伪存真的竞争。从去年开始,广电总局开始鼓励各电视台自办购物频道,这对中国尚不成熟的电视购物产业而言,无疑是个令人振奋的好消息。 2009年:自毁长城的商业贿赂 科技造假、电视直销是家丑,跨国企业的在华行贿则是把丑丢到了国际上。 有统计显示,在过去10年内,中国至少调查了50万起腐败事件,其中64%与国际贸易和外商有关,通信、能源、医疗、房地产等领域是案发重灾区。其中以胡士泰案最为典型。 2009年7月9日,澳大利亚力拓集团上海办事处总经理胡士泰等4人因涉嫌窃取国家机密在上海被拘捕。随后不久,受贿、侵犯商业秘密等一系列罪行依次被揭发。他们的行为,不仅导致国有资产严重流失,也使正常的市场竞争环境遭到破坏。 通过贿赂重要的行业中间人,力拓等铁矿石供应商对中国买方价格底线和相关的经营情况均了如指掌,甚至内部会议纪要都能在力拓领导人的办公桌上赫然出现。其后果是,中国钢铁企业在铁矿石谈判中连续6年败北,2008年全行业亏损。 胡士泰案只是跨国企业在华商业贿赂的冰山一角,摩根士丹利、朗讯、沃尔玛、家乐福和丰田等跨国巨头也在中国亲手将自己秉持的商业伦理埋葬。 西方国家也存在商业贿赂,但较健全的法律制度以及严格的会计制度形成了一张恢恢天网,而我国反商业贿赂的法律条文过于分散,权力部门缺乏有效的约束机制,这就使得在划定这一罪责时无法可依。我们对受贿的处罚力度也偏轻,低廉的犯罪成本助长了这一现象的蔓延。 跨国公司在华商业贿赂甚嚣尘上,还与我国相关部门管辖权不明有关系,公、检和工商等部门都有权调查商业贿赂案,这种多头管理的结果是相互扯皮,特别是涉及高官和国企高层时,容易出现部门间的推诿。 要想根治商业贿赂,我们既需要一扇制度之门,堵住不正当竞争之气,更需要加大反腐力度,阻止国内公职人员权力寻租的恶习。

Posted in Computers and Internet | Leave a comment

我们眼里的IT

来源:IT时代周刊 公司急并购 大鱼吃小鱼,快鱼吃慢鱼,这是商业竞争的不二铁律。而事实上,知名IT企业的发展史就是一部并购史。 “蓝色巨人”IBM堪称第一并购大户,其本身更是并购的产物。1911年,美国金融家弗林特先后收购霍列瑞斯制表公司、国际计时公司和美国计算制表公司,在此基础上组建了IBM。从此,具有并购基因的IBM并购冲动一发不可收。IBM的5大软件业务群中,协作办公(Lotus)、服务管理(Tivoli)和软件开发平台(Rational)均为并购所得,原有的数据库业务(DB2)和中间件业务(Websphere)的发展也得益于并购。据统计,从1995年成立软件集团至今,IBM收购了54家以上的软件公司。另外,IBM利润率最高的咨询服务部门也在2002年收购了当时5大咨询机构之一的普华永道。 另一个狂热分子是甲骨文。在经历了仁科公司(Peoplesoft)反收购的“毒丸计划”、美国司法部的反托拉斯诉讼等多轮波折后,“全球软件业第一大并购案”于2004年12月尘埃落定,并购金额为103亿美元。此后,埃利森出手频仍:2007年,以33亿美元收购Hyperion;2008年,以80亿美元收购BEA;2009年,又以70多亿美元收购Sun。过去5年,甲骨文为收购花掉近400亿美元。现在的埃利森已经成为谁都不敢小瞧的对手。 相比以上两家公司,惠普的并购案少一些,但全球最贵IT并购案为它所创。2001年9月,时任惠普总裁卡莉·菲奥丽娜在违背惠普创始人意愿的情况下,执意以214亿美元“拿下”康柏,一举震惊全球IT业。这起天价并购案以和谐的局面收场,菲奥丽娜却沦为惠普局外人。 此外,给人印象深刻的重大并购案还包括:联想并购IBMPC业务、赛门铁克收购Veritas、宏碁接连吞下Gateway和PackedBell两个PC品牌、SAP收购BusinessObjects等。 今年,英特尔亦大显身手,耗资76.8亿美元跨行业并购安全软件提供商Macfee公司。在此前后不到1个月内,它破天荒地为收购支付了近100亿美元。 并购整合的结果就是市场向少数实力强大的企业集中,强者更强。当然,并购从来都是一把双刃剑,并购形成的聚集效应吸引了很多企业,但并购之后的文化、人员和技术整合等工作,都成为不好跨越的新门槛 企业转型忙 大象都能跳舞了,还有什么企业不能转型呢?IBM前任CEO郭士纳在自传《谁说大象不能跳舞》中清楚地表明了这个观点。在他的带领下,IBM真真切切地品尝到一次从死到生的滋味。 IBM在上个世纪初以打卡机发家,上个世纪80年代失意于计算机,1993年4月,郭士纳上任后,摧毁旧生产模式,果断地停掉大型机生产线,将软件和服务部门推到台前,与硬件业务一起共同成为公司的三大支柱,目的是使IBM成为一家专为客户解决问题的服务型企业。2003年,IBM基本走完从以硬件业务为主向以软件和服务业务为主的公司转型之路。2004年12月,IBM将PC业务出售给联想集团,继续轻装前行。 IBM的成功转型已经成为经典案例,如今更令人关注的是正在转型中的惠普。 惠普和IBM有很强的可比性,两家公司实力相当,业务结构曾经大体相似。IBM转型的成功也一直刺激着惠普,尤其在马克·赫德上任后,惠普的转型步伐明显加快,它接连收购了IT服务商EDS、网络设备制造商3Com、智能手机厂商Palm,为收购动用金额高达178亿美元。惠普的举动被视为一场快速的 “IBM化”运动。 在马克·赫德离任后,近期,惠普任命了来自SAP的李艾科为公司首席执行官和董事长,出身甲骨文的雷·莱恩为董事会成员。从这两人背后的软件背景,人们看到了惠普战略转型的巨大决心:不再满足于销售低利润的PC,而是要走上一条全新的、以网络服务为中心的盈利之路。 走在转型道路上的还有戴尔。 自从PC市场份额在2007年初被惠普赶超后,已经退居二线的公司创始人迈克尔·戴尔不得不重回公司担任CEO,启动艰难的公司转型。他制定的复苏计划包括:展开更多收购活动,以拉动公司针对企业客户的硬件销量,同时使IT服务规模进一步增长。 在回归之年,戴尔收购存储方案提供商EqualLogic,存储业务的年营收从原来的1亿美元上涨到8亿美元。2008年9月,他又收购全球最大的医院 IT服务提供商Perot系统公司。今年7月,戴尔收购数据中心软件公司Scalent,不久后又与Juniper网络公司达成一项关于数据中心安全的协议;8月,戴尔与原始设备制造商Aruba签署一份多年战略协议——转售旗下的无线产品,一举扩大了戴尔公司的网络产品组合。 在1997年,戴尔正是如日中天,当有人询问迈克尔·戴尔“苹果当如何摆脱困境”时,他曾嘲笑过乔布斯。10余年之后,被揶揄的,轮到了戴尔自己。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IT产业竞争不停,IT企业转型不止。 消费电子的兴起 已经记不得消费电子是什么时候开始深入人心的,但可以肯定,它推陈出新的速度冠绝IT产业。这种被充分地赋予娱乐元素的电子产品,不断给人们带来惊喜体验。 2001年10月,苹果MP3播放器iPod诞生。iPod不算异常出色,让它红透半边天的是苹果推出的基于互联网的iTunes音乐商店,“硬件天才”乔布斯把iPod与下载服务有机捆绑,令乐迷低成本获得完美的听觉享受。此后,iPod在款式和外观上不断推陈出新,彻底地征服了年轻消费者的心,令索尼、创新、Rio等竞争对手失色不少。几年后,以iPod为代表的MP3成为时尚一族的标配产品。 MP3之后,所谓的MP4亦想跟风沾光,但因性价比不高让人敬而远之。这让消费电子市场相对安静了许多,直到2007年电子书异军突起。 是年11月,高喊“改变人类阅读方式”的亚马逊创始人贝佐斯顶着乔布斯的冷嘲热讽,推出电子书阅读器Kindle,并创下首批商品上市后5.5个小时即被抢购一空的纪录。 Kindle的成功令电子书成为烽烟四起的新战场。目前,全球约有80多家企业正在生产或计划开发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电子书阅读器,其中有一半在中国。产业链涉及的不只是设备厂商,软件厂商、电信运营商和出版商也纷纷前来抢滩。 亚马逊点燃了阅读革命的火种,上网本也掀起了移动计算的风暴。华硕在2007年神话般地推出EeePC。当时整个行业都不以为意,谁也料想不到,这种性能单一,被称为“上网本”的小家伙,会令全球IT市场风云变幻。 时势造英雄。2008年的金融危机成就了上网本,在全球PC业陷入有史以来最严重的衰退时,它扮演了救市急先锋的角色。 此外,上网本还微妙地牵动着处理器和操作系统大亨们的神经,尤其是“Wintel联盟”的两位成员:英特尔为它专门推出上网本专用的“凌动” (Atom)处理器,微软也积极加入进来。在它们看来,一旦终端设备要突破体积和性能上的限制,必将打破原有的行业规则,自己的地位恐将受到严重挑战。莫不如做个顺水人情,共享上网本的苦与乐。 上网本轰轰烈烈地火了一年后,厂商和市场均趋于理性,不少人频繁追问“上网本能火多久?”高傲的苹果公司甚至从一开始就把上网本看做垃圾。 现在,大家终于弄明白了乔布斯为何如此瞧不起上网本,原来,他秘密酝酿了一波新浪潮——赶制上网本的替代品:平板电脑。 2010年1月,苹果iPad惊艳登场。这好比全球范围内的平板电脑大战打响了第一枪。从芯片厂商到操作系统厂商,从硬件厂商到运营商,都不约而同地以最快速度把注意力转移到平板电脑上。 平板电脑潮将如何呈现?下一轮新的消费电子浪潮会是什么?我们拭目以待。 国产手机兴衰 2003年,国产手机看起来很热闹,实则“虚火”过旺。 年初,业内有大胆预估:今后两年国产手机的市占率将分别达到60%和80%!这种没有确切依据的预测居然使得国产手机制造商们像突然看见遍地黄金,一头扎了进去。在2003年央视广告招标中出现激情一幕:手机新贵“熊猫”以近1.1亿元摘得“标王”。 激情令理智退却,冲动让冷静靠边。很少人能预见行业狂欢的后果是“昙花劫”,严峻的形势已经明朗化:2003年,中国手机销量约为8000万部,产能却高达2.5亿部。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Computers and Internet | Leave a comment

遇到了上海的儿童骨科专家:张网林

二丫头贪玩,结果从椅子上踏空,摔倒了地板上,这是2010-10-18傍晚的事情。二丫头一直哭,当我看到她时,左臂已经不能活动了。二丫头有过一次左臂脱臼的经历,所以我们刚开始以为是脱臼。要不是得到张网林医生的诊断,我们可能会等到第二天,因为二丫头15个月的儿科医生检查就在第二天。 可是二丫头一直哭闹,看样子非常疼。我们遇到张医生是在一个朋友的婚礼上,怎么也想像不到这位儿童骨科专家还长着一张娃娃脸,却有着极其丰富的临床经验。 我们无法忍受二丫头揪心的哭闹,已经晚上10点了,觉得还是要请张医生看一下。果然后来的事实证明我们的决定是正确的。等赶到张医生的住处时已经10:30了,张医生并没有在意我们的搅扰,而是仔细检查了二丫头的左右臂膀,并且确定说不是简单的脱臼,而是骨折,我们看不出来二丫头臂膀有任何肿胀的感觉,但是张医生准确的说出了骨折的位置,后来的X光片,也证实了这个诊断是完全正确的,骨折位置的判断非常准确。由于没有专门的设备,张医生用一节丝巾固定了二丫头的左臂,这样做的目的是防止骨折的部位进一步加重。同时还用一小块毛巾护住二丫头的脖子,这个细节张医生当时解释说防止丝带勒住脖子发红。后来从医院出来,使用了专门的固定臂套,才发现即便是专用的臂套有海绵+棉布,二丫头的脖子还是出了痱子,可见张医生的当时这个微小的细节上面都显示出非常丰富的经验。由于这么专业的简单处理,我们在Plano儿童医院的急诊室时,值班的护士问我们是怎么懂得有效固定骨折的部位的。张医生诊断完后,让我们不要迟疑,马上送到医院拍X光片,并进行固定,否则肿胀加剧,不仅会疼痛,对后面的石膏固定还会造成不利影响。整个诊断加处理过程没有超过15分钟,准确而且迅速。 接下来就是漫长的在急诊室的4个小时,所有的处理过程就像张医生叙述的那样,吃止痛药,拍X光片,上石膏固定,不过是前前后后总共有4个护士外加两个医生对二丫头的折腾。看着二丫头缠上厚厚的绷带的左臂,如果不是及时得到张医生的建议,我们可能会耽误二丫头的治疗,如果没有固定,骨折部位进一步加剧,并且水肿的话,即使上了石膏固定,也可能会造成血液循环阻塞,造成手指尖发紫的其它不良症状的出现。 后来听二丫头的儿科医生说美国的儿童骨科医生很少,具有丰富经验的就更少了。尽管张网林医生在美国这段时间是进行访问学习的,但以他这样丰富的经验,在美国一定更有用武之地。

Posted in Health and wellness | Leave a comment

“云”的概念

来源:中关村杂志 作者:顾列铭 2006年,27岁的谷歌高级工程师克里斯托夫·比希利亚向谷歌(Google)董事长兼CEO施密特提出“云计算”的想法时,肯定没有想到,他的研究可能会影响一个时代经济的发展以及商业模式的变革。 而在施密特的支持下,谷歌推出了“Google 101计划”,并正式提出“云”的概念。 云计算是一个新兴的商业计算模型,它利用高速互联网的传输能力,将数据的处理过程从个人计算机或服务器移到互联网上的计算机集群中—-集群中的计算机都是很普通的工业标准服务器,由一个大型的数据处理中心管理着—-数据中心按客户的需要分配计算资源,达到与超级计算机同样的效果。 “云”,既是对那些网状分布的计算机的比喻,也指代数据的计算过程被隐匿起来,由服务器按你的需要,从大云中“雕刻”出你所需要的那一朵。 这正是最浪漫不过的比喻。 新的解决方案 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全球的很多企业对于基于互联网的计算方式有了新的要求,而云计算就是这样一种新的解决方案。” 云计算是一种共享IT基础架构的方法,它可以将巨大的系统池连接起来提供IT服务。云计算让企业数据中心的运行更加类似互联网,通过安全和可扩展的方式,让计算资源可以像虚拟资源一样被访问和共享。 把你的计算机当做接入口,一切都交给互联网吧。畅想一下,当计算机的计算能力不受本地硬件的限制,更小尺寸,更轻重量,却能进行更强劲处理的移动终端触手可得。我们完全可以在纸样轻薄的笔记本上照样运行最苛刻要求的网络游戏,也完全可以在手机上通过访问Photoshop在线来编辑处理刚照出的照片。 更为诱人的是,企业可以以极低的成本投入获得极高的计算能力,不用再投资购买昂贵的硬件设备,负担频繁的保养与升级。 例如,美国的房地产网站Goosipy.com希望建立一个数据库,计算67万个家庭在12年间购入沽出房产的的数据,以便为消费者提供更好的建议。如果他们自己动手,初步预计,需要花费6个月的时间和数以百万计的美元。而最后,他们租赁了Amazon.com所提供的“弹性计算机云”服务,通过使用Amazon强大数据分析能力,这个项目的完成仅用了3个星期,费用不到5万美元——云计算的妙处之一,即是按需分配的计算方式能够充分发挥大型计算机群的性能。如果你只需使用5%的资源,就只需要付出5%的价格,而不必像以前那样,为100%的设备买单。 想象一下这样的场景:只要你的PC或手机等终端里安装了一个简单的操作系统和完整功能的浏览器,开机后输入自己的用户名和密码,你存在“云”中的应用软件和数据就会同步到终端里。 “云”时代的形成就像100年前人类用电的进程演变,当时的农场和公司逐渐关闭了自己的发电机,转而从高效的发电厂购买电力。 更重要的是,“云计算”并非是个遥远的事物:在华为上海公司,几千名工程师的桌边没有了笨重的电脑主机,公司把一部部个人电脑的主机“合并”到了大型服务器上,只要通过显示器借助一个几百块钱的装置往内部网络上一连就行,使用功能完全一样。 巨头纷纷介入 从某种意义上说,“云”是不是一个新生事物。 自从人类进入互联网时代,PC时代的软件工业开始互联网化以来,“云”就始终伴随左右,像SUN公司的NC(网络计算机)、微软的.net战略、SAAS(软件即服务)、YouTube、Gmail以及Google的搜索引擎都可以视为“云计算”的早期产品。 由于带宽的发展及硬件设备价格的大幅降低,谷歌意识到“云”时代真的要到来了,开始其大范围商业推广的进程。在谷歌看来,“云”必须具备以下条件:数据都存在网上,而非终端里;软件会最终消失,只要你的“云”设备中拥有浏览器就可以运行现在的一切;“云”时代的互联网终端设备将不仅仅是PC:手机、汽车,甚至手表,只要有简单的操作系统加个浏览器就完全可以实现;由于数据都在“云”端,企业的IT管理越来越简单,企业和个人用户也不用再担心病毒、数据丢失等问题。 云计算概念方兴未艾,战场上硝烟已起。其中不乏Google、亚马逊、IBM与微软、Sun公司这样的信息巨头。尽早进入市场的好处显而易见:赢得良好的公关形象,吸引学界与业界的关注,通过与学界和自由智库的磨合发展技术。 更为关键的是,云计算被视为将用户从桌面推向互联网的一步关键棋,在新旧规则交替的紧要关头,谁赢得了战场,谁就赢得了规则的制定权。 因此我们不难理解,Amazon与Sun公司何以如此积极地加入这场竞争。Amazon.com在2007年向开发者开放了名为“弹性计算机云”的服务,让小软件公司可以按需购买Amazon数据中心的处理能力。Sun公司推出“黑盒子”计划,该计划基于云计算理论建立,称未来的数据中心,不再会被局限在拥挤而闷热的机房里,而是一个个可移动的集装箱,企业可以把它移动到包括“郊外”在内的各种地方,降低机房的开支。 微软和Google是这场角逐里最重要的角色。众所周知,从Gmail开始,Google一直试图通过以互联网提供给用户计算能力与服务,颠覆微软缔造的“桌面为王”的时代,挑战微软的权威。Google以开源的姿态推广它的云计算平台,这意味着用户可以得到这个平台的代码并修改它。这被视作推广云计算方式的有利手段。 施密特更是乐观地表示,他相信,“90%计算任务都能够通过云计算技术完成”。面对Google的挑战,微软试图以Windows Live为基础,联结起数以亿计的Windows用户,并向他们提供云计算,在线存储是微软迈出的关键一步,比尔·盖茨在2007年夏天说:“当你想到存储,就会想到Windows Live。” 蓝色巨人IBM也乐此不疲地参与了进来:合资与Google建立数据中心,支持向卡耐基–梅隆大学、麻省理工、斯坦福、加州大学伯克莱分校、马里兰州大学和华盛顿大学等6所大学的计算机科学研究者提供资金与设备,推动云计算的研究,并在2007年8月高调推出Blue Cloud 蓝云计划。IBM高性能解决方案副总裁Willy Chiu透露,“云计算将是IBM接下来的一个重点业务”。目前已经部署200多名研发人员在这项业务的研究上。 为什么不呢?IBM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应用服务器、存储、管理软件,样样具备。 而戴尔也在2007年3月成立了新业务部—数据中心解决方案部门,它推出的第一项服务就是云计算解决方案。 如此多的厂商抢占云计算滩头也标志着未来IT领域进入了多“云”的天气,谷歌的梦想是“整合全球信息”,将分散在全球各地的,所有可以数字化的,不同语言、不同格式、不同类型、不同版本的信息,进行分析处理后,通过一个简单的“插头”提供给用户。 “云计算”这样一个新型的数据中心模式的出现,使谷歌无限接近梦想:所有终端设备都变成插头,数据的存储和运算能力都交给谷歌来做。 多城市启动云计算 2008年2月1日,IBM宣布在中国无锡太湖新城科教产业园建立第一个云计算中心(Cloud Computing Center)。该中心将为中国新兴软件公司提供接入一个虚拟计算环境的能力,从而鼎力支持其开发活动。IBM与无锡市政府联合宣称,这将是全球第一个实现商业运营的云计算中心。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计算机与 Internet | 1 Comment

微软自废武功 MSN博客被“分食”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作者:孙进 在国庆假日期间,中国各大网站最好的扩张机会可能来自旗下的博客业务,因为微软在国庆前夕突然宣布,将关闭旗下博客服务Live Spaces。 这是一项全球性的决定,微软称,将在未来六个月中将用户迁移至WordPress博客平台,用户也可以自行选择其他博客平台。Live Spaces曾经是微软力推的博客服务,经过4年发展后目前拥有3000万用户,但明年3月将彻底关闭。 微软在全球的Windows Live服务拥有4亿用户,但40个MSN用户里只有3个开通Spaces业务,合计3000万。在这次搬家行动中,微软估计只有1%的用户会搬迁到其建议的WordPress。大部分用户则会被Facebook、Twitter等平台“分食”。事实上,在这几年发展中,很多微软Live Spaces用户不断流向其他服务提供商。 而Live Spaces的关闭也影响到中国使用Live Spaces的用户。MSN的相关负责人透露,他们将会在中国寻求一个本地化解决方案。但市场竞争完全等不到MSN在中国做出调整。许多门户博客网站都闻风而动,比如腾讯、网易、搜狐和新浪博客等,都推出从Live Spaces迁移的“搬家服务”,来帮助用户将已经写了许多年的博客保存下来。 “不知道微软为何会自废武功”,一位中国门户网站相关负责人表示,可能是微软觉得发展博客空间已经毫无胜算,还不如集中精力在搜索业务上。但博客空间是整个互联网平台的重要组成部分,博客空间的消失会影响到用户的完整平台体验,不仅导致流量下降,这也会牵连到微软的社交服务等平台。 4年前,Windows Live Spaces推出时就是除了基本的博客功能以外,还包括网络相册等各种增强应用;Windows Live Spaces还添加了社会化网络功能,它可以帮助用户搜索、发现并结交新的朋友,并拓展自己的朋友圈。 社交网络应用正是目前最为红火的网络应用,其重要程度并不亚于搜索引擎。Fackbook、Twitter以及中国的开心网、人人网和微博等都发展迅速。 腾讯公司的相关人士就透露,QQ空间于10月2日发布最新版MSN Live Spaces博客搬家工具,全力支持微软Live Spaces的中国用户搬迁,QQ空间搬家工具在操作上非常便捷,只需三步就能将Live Space日志、相册、评论内容的完整搬到QQ空间上。 而QQ空间对于腾讯来说,并不只是一个简单的博客空间,其拥有4.5亿活跃用户,除提供博客等基本应用外,还是提供分享和QQ农场、牧场等应用重要入口和平台。 搜狐博客的数据也显示,微软宣布关闭旗下博客服务Live Spaces后一天内就有2.4万名Live Spaces用户申请搬家到搜狐博客,日志总量超过20万。 此次博客空间的关闭,对微软互联网发展战略将是一次沉重打击。微软负责互联网创新的Live实验室研发负责人盖瑞·弗雷克(Gary Flake)也在上周宣布离职。微软还将关闭2006年5月收购的Massive公司的业务,退出游戏内置广告市场。微软的互联网战略在“折腾”几年后一直没有起色,在软件销售占绝大部分营收的软件帝国身上,一直无法激发出“互联网基因”,就连外部收购也无法成功,这让业界人士无不扼腕叹息。 看着谷歌、Fackbook等新兴IT企业的高速发展,人们忍不住感叹,微软的互联网引擎的确到了要添加新动力的危急时刻。 MSN中国发展回顾 MSN在中国的实际运营实体——上海美斯恩网络通讯技术有限公司成立于2005年5月11日,微软与上海联和投资各持股该公司50%股权。通过这一合资公司,微软MSN门户、搜索等业务才进入中国。 但MSN中国发展并不顺利,据艾瑞对全国一、二线城市的监测统计,2009年QQ的用户渗透率在88%左右,MSN的渗透率在15%到37%之间。由于MSN中国发展的不温不火,有媒体称,中方合作伙伴早已觉得索然无味。而微软看到中国互联网发展的日渐成熟,也有了寻找更具互联网运营经验的战略合作伙伴的想法。从2007年下半年开始,MSN中国变更股东的消息就不止一次传出。 虽然MSN有内容资源和网站,但都是在各个垂直领域外包。之前有人认为,MSN中国存在这些年盈利不佳、用户渗透率低的问题,但实际上,在动辄千人级别的中国互联网行业里,MSN中国只有100多人。MSN中国长期以来只是一个非常小规模的投入,建立之初到现在,微软总部给MSN中国只投过400万美元。MSN中国的广告ARPU值(从每用户获得的平均收入)是目前互联网行业里最高的。

Posted in 计算机与 Internet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