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一个政绩工程给我们带来的灾难

读过此文之后,感觉有些骇人,不知是真是假,不过有人这样比喻黄河长江是我国的两条大动脉。。。

触目惊心!中国的自然灾害有多少人祸的成份?




"我是在四川长大的,看到西南干旱的消息觉得心里难过极了。

在三峡大坝修建以后,四川2006年大旱,今年又是如此,我觉得和大坝不可能没有关系。
  
记得以前地理学过,洋流对气候有极大影响,如果洋流消失,水汽蒸发量减少,降雨就会减少。那么,本来流动的长江水变成了一摊死水,对上游的气候,降雨一定 是有影响的吧。大坝修建后,我出生成长的城市被淹没了一半,气候也有了变化,晴天变得很少,阴天很多。有没有高人具体说一下,水流对气候的影响。"  

—天涯社区网友"春山阴"

一个政绩工程给我们带来的灾难

佚名

三峡,曾是多少中国文人墨客笔下的传奇。随着大坝拦腰截断,三峡的传奇也正式落幕。当局宣称的防洪、航运、灌溉等目标至今未见成效,只是突显出大坝所带来的“十大灾难”和人民的无奈与无助。

十五年来,三峡工程始终在等待“一百七十五”的到来,渴望全面发挥防洪、发电、通航、补水等综合效益,进入正常运行期。今年由于长江上游来水大幅减少,中下游严重干旱,目前已近枯水期,处于试验性蓄水中的三峡水库水位不升反降,这已是三峡蓄水第二次受阻。去年的蓄水因地质灾害,也止步于一百七十二点八米。三峡大坝前水位跌至一百七十点九六米,距水库蓄满还差约四十亿立方米水量。原计划三峡蓄水十一月完成一百七十五米最终水位目标,“今年可能已无法实现。”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公司有关负责人不无遗憾地说。

三峡大坝 美梦破灭

对于防洪,中国作家王小宁说,三峡的防洪库容只有二百亿立方米,而川江一次洪水下泻量都在几百亿至一千多亿立方米。想用二百亿保住下游,重庆等上游地区就将被淹,因此不可行,三峡工程根本不存在防洪效益。有人计算过,江汉平原年均洪涝灾害损失约十亿元,而三峡工程的造价为几千亿元。经济上也不合算。

“当初建设三峡的目标是发电、航运、防洪和灌溉,要想把危害降到最低,这些宏伟蓝图中至少得放弃两个。”因策划与拍摄《扬子江边中国的狂妄》而获得今年欧洲环境电视与新媒体节最佳纪录片奖的德国自由撰稿人史明最近表示,“要实现当初的目标,现在看来已是天方夜谭。”

三峡水坝被认为最大功绩就是发电。可是,据维基百科介绍,该水电站装机容量仅到中国总装机容量的2%稍强,并不会对中国电力供需产生多大影响。而且,零七年发电刚好满足北京市用电量,旅德中国水利专家王维洛博士比喻:“为了让北京一千多万人用电,而让北京一半人的住家被水淹没,这利弊马上知晓。”

“后三峡”十大灾难

还有航运、灌溉等目标,至今未见多少成效,还拖出一系列问题,而且一年比一年严重。王维洛认为,三峡大坝最大的危害应该说是对生态环境的破坏,以及对整个中国社会的破坏。以下归纳出三峡大坝带来的十大灾难。

1. 移民迁徙 何时是了?

据报导,三峡大坝工程淹没了周边十三个城市,一百四十个乡镇和一千三百多个村庄。一九九二年公布将移民一百一十三万。但零七年底,三峡工程总移民数已达一百三十万人。

首批移民中,绝大多数是按照“就地后移”的原则往山上搬迁。原来肥沃的河谷地带被淹没,高处山坡土壤贫瘠,耕地面积严重不足。长期调查三峡危害的王维洛接受《新纪元》采访时说,这上百万移民,大多处于无田种、无工作、无前途的“三无”境地,每月靠一百多元的最低保度日。

零七年,重庆市政府公布惊人计划:到二零二零年,将从三峡库区再转移二百三十万人,迁移到重庆主城区和万州区。这是第一次移民人数的两倍。地质学家认为,随着水位上升及山泥倾泻等地质灾害持续发展,江边居民也将不断地迁移。二零零九年,当局又表示,为了在今后十至十五年保护三峡库区的“生态安全”,重庆市将把约四百万人转移到都市区附近居住。这种迁移,老百姓怎么受得了?

移民城奉节十余年来为躲避逐渐升高的水位已三度易址,如今的新奉节被称为“滑坡体上的城市”,在城镇二十三平方公里内有五十四处滑坡、三百多处高边坡,据调查灾害点已超过八百处。所以不得不弃新城另选新址。移民们知道,原址才是祖祖辈辈做出的最佳选择,但此时无奈也无助。

2. 地质灾害 日益严重

三峡大坝最早发生地质灾害是在二零零三年六月,在下闸蓄水两周后,水位突破九十米向一百三十五米逼近时。七月十四日,一条长江支流发生特大滑坡灾害,滑坡山体长、宽均在一公里左右,厚度达十八米。秭归县二十四人被吞没。当地人说,真实死亡数字还要多。滑坡上三百多户居民,四家工厂企业,一千多亩农田全部被毁。零七年三月至五月间,秭归县再度发生较大规模滑坡,居民们被迫搬迁。
除滑坡外,当时一些专家还表示担心,三峡库区蓄水有可能触发一场大地震。次年五月十二日,四川汶川果然发生强地震,是否与水库有关?

重庆国土部门统计显示,自零八年试验性蓄水以来,仅重庆库区周边就已发生数百起地灾险情,崩塌总体积和受影响的房屋面积大而严重,库区二十二个区县新增隐患三千八百一十二处;更严重的是,有一百六十多处未纳入三峡库区地质灾害防治规划及新生地质灾害隐患预防之中。

王维洛透露,在三峡工程论证时,支持者说,三峡库区只有四百零五处泥石流和岩崩地区,到零三年,三峡水库开始蓄水,他们说有三千多处,但到二零零八年年底,他们说在重庆这里就有九千处。水库蓄水高度和诱发地震可能性成正比,而紫坪铺水库和三峡水库蓄水高度一个等级,三峡水库也肯定会诱发地震,在三峡可行性论证里已做过结论。

美国《科学》杂志一月发表文章指出,四川紫坪铺水库可能某种程度引发了汶川地震。

3. 水质污染 不可挽回

自三峡库区蓄水后,由于水流速度减缓,水体自净能力下降。由于重庆工业发展迅速,水库近90%在重庆境内,废水排放量大,城市污水处理率低,水质污染突出,环境污染严重。世界自然基金会报告称,工业废水和化肥残留物造成三峡水体中的氮和磷含量较十年前上升了十倍。生活污水也被排入三峡水库,而长江流域的污水排放量激增,二零零零至零五年间增长了一倍以上。

政府二零零七年发布的《长江保护与发展报告》显示,长江干流存在岸边污染带累计达六百多公里,岷江、沱江、湘江、黄浦江等支流污染严重,超过40%的省界断面水体劣于Ⅲ类水标准,90%以上的湖泊呈不同程度的富营养化状态。

环境污染也造成疾病增加。重庆大学的雷亨顺教授指出,三峡水库冬夏两季高达三十米的水位落差,将形成“消长带”污染,特别重庆开县等低洼地区,未来将成为重疫区。实际上,三峡大坝建成,河流水流变缓,钉螺在库区生存蔓延,并从湖北向重庆、四川省扩散,很多移民得了血吸虫病。

4. 生态环境 趋于恶化

整个长江生态系统也随之退化,由于坝区淤泥造成的腐蚀污染顺流而下,甚至抵达长江三角洲上海一带。长江物种减少,国宝白鱀豚难觅踪迹,长江鲥鱼不见多年,中华鲟、白鲟数量急剧减少。又因大坝阻档,这些珍贵鱼类通常往长江上游产子受阻,好多都濒临绝种。

三峡问题研究专家、大自然保护协会前董事长大卫·哈里森说,水库的净水功能不但影响鱼类的迁徙与生存,还可能改变下游河道的形态,让河床变窄,首当其冲的是洞庭湖可能水位下沉,原有蓄水功能被破坏,对几个省的沿江生态都会造成严重影响。

长江三峡自古是风景胜地,但由于三峡工程的建设,三峡地区的许多珍贵文物古迹将被永远淹没,这已无法用货币计算。三峡也没能列入世界自然和文化遗产,其旅游价值的损失难以估计。

5. 气候反常 旱涝加剧

三峡大坝的两个重大目标:防洪和灌溉,实际效益还未可知,但近两年,长江流域气候极度反常,洪灾、旱灾不断,均达历史最严重状况。

二零零六年夏季重庆和四川等地出现突破历史纪录的高温旱灾,三峡大坝的兴建,再次引发争论。
今年夏季,长江下游数以百万计民众遇上六十年以来最严重干旱。九月底起,大陆中南部受干旱侵袭;而三峡水坝仍然提高蓄水量,令下游干旱问题恶化。十月十五日,在湖南株洲市,湘江一千多米宽河面,一半以上裸露出沙滩,水位已跌破历史最低值。

在受干旱侵袭的省份要求下,三峡水坝十月底停止提升蓄水。下游地方官员相信,几年前三峡水坝公司接管水坝,并持续试图把蓄水提升至一百七十五公尺后,长江下游的干旱日益严重。

而长江中上游,去年夏季发生严重暴雨洪涝灾害。到秋季,南方地区又出现一九五一年以来最强秋雨,多条河流发生罕见秋汛,西江干流、湖南洞庭湖水系沅水、资水发生历史同期最大洪水,局地发生秋涝,并引发滑坡、泥石流等灾害。

对此现象,美国AATA公司副总裁王平表示,高山地区地表水面积很大程度决定了当地气候,由于上游蒸发量大幅上升,降雨量很可能大增。如果大坝蓄水面积增加上百倍、上千倍,蒸发量也必然大幅增加,降水量必然改变库区气候环境。他表示,虽然目前仍然没有统计资料,但这种情况完全有可能发生。

美国生态工程公司主任研究员、生态学家武业钢博士接受《新纪元》采访时说:“建筑大坝的目的是想控制下游水位,但人不可能准确预测天气,比如上游,没想到连绵大雨,又不好泄洪,还要发电呢,可预测重庆会经常发生洪灾;再如,下游水少时,但上游也少,蓄水的结果就是进一步减少鄱阳湖、洞庭湖等下游湖泊的水位,引起下游大旱。”

他还说:“建筑大坝,我们经常说防五十年或百年一遇大水,但来了千年一遇呢?就可能变成更大灾难。人们总想,千年一遇,似乎要等一千年,但可能明天就出现千年一遇大水,因此,建坝都有很大风险。”

6. 水系失衡 恶性循环

在三峡工程尚未动工之前,就有专家警告,长江之水有限,等二、三十年后,长江水也不够长江流域用的了。今年盛夏时重庆大旱,守着三峡水库,人畜无水。而到了秋天,又因三峡大坝蓄水,下游水源不足,竟使八百里洞庭湖湖心见底。

十月二十三日上午八时,湖南省城陵矶站水位仅有二十一点七一米,洞庭湖水位已降至六十年来历史同期最低值。据湖南水文部门报告,洞庭湖蓄水量只有七点七亿立方米,不到丰水期正常水量的10%。为此,三峡水库紧急放水,但无法缓解洞庭湖水位不断下降趋势。

三口水系是长江水进入洞庭湖的重要通道,但逐年断流日数增加,最多达到三百三十八天。洞庭湖与长江之间古老的平衡已被打破。全国闻名的“水窝子”正变成严重干旱区!昔日浩瀚无际的湖光美景,如今已无处寻觅。

每年十月,是洞庭湖捕鱼的黄金季节。由于大片水域干涸,几乎无鱼可捕,许多渔民不得不考虑另谋生路。中国著名作家郑义认为,洞庭湖之死最确切的原因是水库之灾。除了三峡,整个长江流域已神不知、鬼不觉地建起四点六万座水库,就是长江也逃不脱彻底枯竭的命运。

俗有“千湖之省”美誉的湖北省,目前,一平方公里以上的湖泊已比上世纪五十年代的五百二十二个减少了58%以上。而现存总湖泊面积二千多平方公里,仅有上世纪五十年代的34%。武业刚说,长江中下游湖泊水靠长江补给,现在洞庭湖,鄱阳湖已减少50%湖面,地下水的补充也随之减少,水系失去平衡,形成恶性循环。

7. 泥沙淤积 大坝失效

从一开始,泥沙淤积就是工程师们所担心的问题。长江每年要携带五亿立方米的泥沙进入三峡,但其中大部份都无法排出去,水库也将出现淤塞,三峡大坝进而有可能垮塌。

而且,当水库蓄洪水位达一百七十五米,回水将上达重庆。这样,洪水季节江水从上游带来的大量泥沙将会淤积在重庆港区,把重庆港变成死港。同时,嘉陵江口也因泥沙淤积而形成拦门沙,从而壅高嘉陵江洪水水位,增加重庆市的洪灾威胁。

工程师在大坝底部设计了二十三道闸门用于在汛期冲走泥沙。据估计,该系统可保证三峡水库在今后一个世纪维持90%甚至更高的库容。不过有意见认为,泥沙淤积的速度在加快,并最终会导致大坝无法承受洪峰。

王平披露,“现在掏淤泥变成一个巨大的耗费人力物力的工作。估计现在有二、三十艘船,二十四小时专门掏淤泥。掏出来又能放哪里?都是环境灾害。不淘它还会腐蚀机器,使大坝无法工作。”

8. 航运受阻 翻坝通过

三峡蓄水的直接作用应该是,水位升高利于改善航道,船舶通行,但结果水位上升却使一些桥梁的净空不足,船只无法在桥下通过。结果,长江及其支流的航运,包括乌江到长江的航运因此中断。最后,刚刚建成十年的万州长江大桥可能不得不拆掉。

而大坝建成后,由于货船不能通过大坝的船闸,只好“翻坝”,即把货船上的货翻到陆地上,用车来运,然后再翻到船上去。到三峡考察的美国专家指出,三峡工程有六道船闸,船舶通过三峡时,要经过船闸升高一百六十米,相当船舶航行一千公里,代价太高了。三峡航运设计年通过能力下水五千万吨也太小。此时,三峡工程反成了长江航运中的瓶颈,航运发展严重受阻。而在下游地区,三峡蓄水使长江下泻流量变小,致使下游的荆州、宜昌河段水位过低,船只搁浅,航运也受到影响。

9. 腐败温床 养育贪官

至二零零三年初,已查明有四百多名党政官员在三峡工程中有贪污、侵吞、挪用工程款等行为,其中有三十一名副厅级干部。黄发祥则是第一个被判处死刑、魂断三峡工程的官员。

黄发祥被指控侵吞一千五百万元。此外,另一名官员被控从三峡工程赔偿金里偷取五十六万元。中国审计官员还表示,赔偿因三峡工程而被重新安置的居民款项中,有三亿六千多万元失踪了。

王维洛说:“这么大一个工程,给贪污腐败提供一个天堂。所有这些移民现在用了将近七百亿,但是你要去问移民,他们一般每人只得到五千到八千元,但按照人头算下来,每人用四万多人民币。三峡工程移民的资金到哪去了,这将永远是个秘密。他们没有胆量向移民做交待,欠移民太多。”

据大陆媒体报导,三峡工程移民的所谓模范县──巫山县,平均每年贪污移民安置费三千万元,年轻的巫山“移民县长”蔡军因财被杀;三峡经济发展总公司总裁荆文超一个人,就把三峡基金中的十二亿元转入自己海外帐户,从此人间蒸发,无影无踪。

据报导,三峡工程动态投资额为一百五十七亿元,荆文超拿十二亿,另一官员蓝代生乱花七亿,加上被贪污挪用的移民费五亿,共二十四亿元,占工程造价约六分之一,这个工程还能再进行下去吗?

10. “钓鱼工程”越滚越多

三峡的开支也像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大。一九九二年四月,全国人大批准三峡工程静态投资额是五百七十亿。九三年,国务院把投资涨到九百亿。官方目前称,实际总投资约一千八百亿元。多年来一直关注三峡工程的北京政论人士戴晴披露,政府内部已承认花了六千亿,然而因后来灾害不断发生,其实花费可能已不止一万亿了。

十月十三日,湖北宜昌国税局报告,今年一至九月三峡发电站售电收入一百二十六亿元,以此推算,每年售电收入约一百七十亿元。计算起来,收入还不够还利息的,何时能还本付息?

三峡所带来的种种问题已成为三峡官员向中央政府要钱的理由。十一月二十一日,据中国媒体报导,为解决“后三峡”时代的移民安置以及地质灾害,还需要投资约一千七百亿元。不过,中国一位专家表示,后三峡时代总开支肯定超过三千亿元。

政府已投资了四百亿元治理水质变坏问题,但难以解决。清华大学水利系张光斗教授估计,治理三峡水库水污染还需要花费三千亿元。三峡总公司曾宣布,还将投入三点八二亿元保护珍稀鱼类保护区。戴晴说,一些对三峡工程持不同意见的专家和科学家早就指出,三峡是一个“钓鱼工程”。它最初向上报一很小数字,到后来不断追加钱,没完没了!

钱从哪来?从九十年代中期,政府收取电费来作为“三峡用电基金”,还不断“涨价”。戴晴认为,用这种方式来为三峡集资可说是强征。王维洛指出,十六年来,中国民众为三峡工程付出九百多亿元。三峡总公司花公众钱,却收取和私人投资建设发电项目一样高的电费,合理吗?

三峡遗患 仍在蔓延

三峡大坝问题如此之多,但中国水库建设还在继续。《亚洲时报》最近报导,仅在长江中上游,就有一百多座水坝在筹建。此外,中国还积极向海外输出三峡水库技术,同柬埔寨、巴基斯坦和尼日利亚等国家签署协定,帮助在这些国家修建水电站。

据悉,中国是世界上建造水库大坝最多、病险水库最多,也是溃坝最多的国家。至零六年底,八万五千八百七十四座水库中,40%有严重安全问题;从一九五四年到二零零五年共溃坝三千四百九十五座,平均每年溃坝六十七起,造成的人员死亡人数,超过自然洪水。就是首都北京,也是“头顶一盆水”。王维洛认为,中国水库溃坝频繁的最主要原因是施工质量差。而绝大多数病险水库都位于大中城市上游或重要交通干线附近,直接威胁近二百座城市和一亿五千万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

最严重的是,王平说,如果说起恐怖份子袭击,三峡大坝是最好的目标,这巨大的灾难就不是九一一那种级别了,下边的几个省瞬间就会被淹掉。但中国政府不会告诉人民,还坚持要砍断“龙脉”,斩断中华民族的生命源泉。。从整体和长远的影响考虑,三峡大坝绝对是亏本买卖,造祸子孙后代。

Advertisements

About qianggan

Sr. Software Enginee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