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10

转载:海外看春晚:一个在法国十年中国人的春晚感想

海外看春晚:一个在法国十年中国人的春晚感想  作者:宋鲁郑  放鞭炮、吃水饺、看春晚,已成为今日中国欢度春节的三大主要内容。特别是看春晚,被称为新民俗,也是中国传统文化五千年发展过程中,在时代演变的大背景下,增添的新内涵。现在就是海外,看春晚也成了一道不可或缺的风景。 春晚自八十年代出现之后,曾有过相当长的黄金时代。但随着娱乐方式的多样和审美水平的提高,春晚似乎大有鸡肋之势。然而当自己2000年来到法国,第一次在海外过春节而无法看到春晚时,才突然发现春晚真的已成为历史悠久的中华文化一部分,虽然才二十多年的历史,但已经挥之不去。其在生活的重要性,只有失去才能体会到它的宝贵。这不仅仅是一台戏,还是春节文化的一个象征。现在确实可以说,没有春晚,就不是一个完整的春节。就如同,不吃水饺、不放鞭炮能叫过年吗? 不过,仿佛已成定势,每年春晚之后,赞同之声固然不少,批评之声同样也是不绝于耳。可是,这有什么奇怪的吗?对另外两个重要的风俗:放鞭炮、吃水饺,不也是一样吗?甚至有许多年,由于火灾、由于污染、由于伤人,全国各地纷纷立法禁止燃放鞭炮。但是很快又纷纷解禁。文化一旦成为传统,并不是简单的好或坏可以评判的。它可以改进,但不可取消。这就如同西班牙危险性颇高的奔牛节、斗牛表演一样。如果没有了这些,西班牙文化还会是什么?西方没有了圣诞树,还是圣诞节吗?至于水饺,和春晚最为接近。过去物质短缺的年代,吃一顿水饺是美味的享受。但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水饺在美食上的特殊地位早已不复存在。然而,只要是春节,它的独霸地位仍然无可撼动。八十年代初,刚刚从文革中走出来的国人,精神生活还是相当贫乏,一台现在看来极为简陋的春晚竟然轰动全国,家喻户晓、街谈巷议,更一举成为新的民俗。同样的,随着艺术表达形式的日趋丰富,春晚在娱乐综艺节目的特殊地位受到冲击,但只要是春节,却依然无可替代。全家人齐聚一起,看春晚仍然是必不可少的。当然和过去不同的是,专注的程度已经大减,可能还同时在喝着酒,在打着牌,不紧不慢的上卫生间。就如同,品味各种美馔的同时,还有水饺。虽然重要如一,但已不是唯一。 今年的春晚,颇有几个亮点。第一个小品,便是颇具讽刺意味《不能让他走》,针砭当今中国社会存在的拜金主义和道德沦丧的现实。这对于喜气洋洋的新年来说,还是体现了编导的富有勇气的匠心。其它的,象“我是打酱油的”,其针对性也是让人含笑不语。春晚并不仅仅是娱乐,还有日常生活不如意的抒泄。  第二则是与现实事件的紧密结合。中国男足刚刚战胜韩国队,便成为春晚的素材。中美关系的波折也多次在节目中体现。郭冬临的“不能在美国人面前跌份”、赵本山的“老美也向中国借钱来了”。这虽然都是借平民百姓之口,但表达的一是志气、二是美国金融危机中的窘境和中美两国的实力消长,这也应该是绝大多数中国人的心声。毕竟,美国选在全球华人春节之际会见达赖,其恶意令人愤怒,其手段令人不耻。 这次春晚的高潮是小虎队的重聚再现,引爆整个会场,现场所有的观众用全程掌声的形式,陪伴他们歌唱—-会场外想必也是如此,还有热泪。小虎队的重聚引发了八零后往上各代人的强烈共鸣,“没人能取代记忆中的你,和那段青春岁月”,这真是共同的青春记忆,带来五分钟的真正感动和温暖。所以随后它就被高票评为今年最佳也是实至名归。 不过,最能触动我的还不是小虎队的精彩表演,而是他们三位能够再次重聚。去年由台湾青年廖信忠所著、火爆大陆的《我们台湾这些年》一书,曾这样谈到小虎队:“近年来一直有好事者想撮合三人再度同台演出,只是苏有朋似乎一直对‘小虎队’有心理阴影,以至于这计划一直没实现。唉希望我有生之年还能够看到他们再度同台演出啊!” 现在上海生活的廖信忠先生看到今天这一幕该有何感想?众多的粉丝是不是应该对央视一怀感激之情?何以尽管有如此强烈的粉丝意愿,有如此多的“好事者”,却都无法把梦想变为现实?小虎队诞生于台湾,但台湾无法让他们再度同台,只有今日大陆,才做到了这一点。想及此,是不是更会萌生自豪之情? 今年的春晚,另一大特色就是广告的嵌入。市场经济嘛,本来就不可避免。况且只要节目好,大可一笑置之。汇源果汁并没有影响刘谦魔术的精彩。只不过令人担心的是,资本的力量越来越强势,在生活中的影响越来越大。政治还要讲道义,而资本则只有利润。美国引发的全球经济危机就是一例。甚至危机最严重的时刻,法国的银行还在投机,嗜金如命。毕竟资本做为一种力量重新崛起在中国还不到三十年,如何驾驭—-既推动经济发展,又遏制逐利性带来的负面作用—-仍然是一个新课题。 以上就是我一个在法国十年中国人的春晚感想,也以此做为虎年的第一篇博文,共同庆祝我们自己的节日。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